石魂

2020-02-29    隨筆日志    【本頁移動版】
 
(散文)


“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媧氏煉五色石以補其闕! 這是古書《列子·湯問》所云。也許每個人不一定都記得女媧煉五色石補天的洪荒太古距今有多少年,但讀過古代四大名著《紅樓夢》的人,一定會知道書中有關女媧煉了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五色石,補天用去三萬六千五百塊,剩下一塊也幻化成“通靈寶玉”撤落到了人間,最后被賈寶玉這冰雪聰穎之人佩帶在身上了。而蕓蕓眾多塵泥化作的凡夫俗子也就只能聞之欣賞,或玩耍女媧煉石所遺留的一些殘冰碎玉,這其實已是很難得的天賜緣分了。不過天地亦物均惠澤,雖然沒有了那幻化“通靈寶玉”,但還有那眾多的“通靈石頭”!不是嗎!無論你在哪里,也不論你在何處,大約都少不了有那大大小小的石頭與你相伴相隨!你瞧,在人們眼前的世界里,到處都可見到聳立著石頭的高山;在人們腳下的大地中,依然是無處不是那無數的石頭支撐著!讓人品讀,讓人惠澤,讓人珍藏,讓人景仰,讓人敬畏。

是!石頭的足跡遍地,是布滿天地間每個角落的神奇之物。在眼前的世界里,無論是宇宙空間,還是地球彼岸;無論是高山大海,還是海角天邊;無論是城市,還是鄉村;無論是山間地下,還是河里海中,到處都聳立著石頭的高山,我們腳下的大地,無處不有堅強的石頭支撐著。億萬年那漫長的時間,在石頭的一呼一吸中悄悄地流逝,仿佛把這時間都一點一點吸走了。也許這石頭是在緊緊的凝固和壓縮時間,當人們把這一塊塊巨大的巖石都剖開,就能看到隱藏在里面的那幾十億年的時間流年!也許這石頭不是鐵骨鋼身,可它卻有著鋼鐵筋骨般的精魂,30多億個凜冽的寒冬竟沒能把它壓垮,盡管歲月、歷史都被壓得喘不過氣來,但它的心中卻裝有30多億個春天,并親耳目睹和融化了30多億個酷夏秋冬!也許人們會覺得石頭的無比冰涼與冷酷?可它卻不時地撞擊出那耀眼的火花一串,那珍藏著的一顆溫暖的火種——一顆億萬年風雨都未能將其熄滅的火種,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是!石頭的石器時代,是人類發展歷史上一個不可磨滅的時代。在漫長的歲月里,石頭,靜靜地站在山崗上,看滄桑,看變遷,這一站,這一看,就是幾十億年。據地質學家考證,泰山一巖石距今就已有30億年,曾見證了30億年前的地球。那時的地球是啥模樣呢?誰都不知道,人類也不知道,可石頭它知道。在人類的發展史上,石頭與人類的形成有著不解之緣。且石頭與人類的關系,除了物質上的,更多的還是體現在精神層面上。在人類歷史的博物館里,人們可看到祖先留下來的石標槍、石錛、石斧。由此可見,在石器時代,有的石頭就已覺醒,且有了新的生命:有的石偶然間成了石獅,無聲的吼聲似要把整個歷史穿透;有的石頭被刻成一座座高大的佛像,數千年前就已睜開眼睛且再也未曾合上,看盡了天下蕓蕓眾生;有的石頭還在酣睡,好像正在做著一個很長的美麗之夢;有的石頭仿佛喝得伶仃大醉,且一醉竟就醉了幾億年……正是這一塊塊石頭在地殼運動中誕生,讓人們擁有了更具豐富的思維空間和想象力,使各種神奇傳說總是與人類相伴而生,相隨而去,并將其靈性永遠藏于人們那真誠樸實的召喚之中:聰穎靈慧的猴王孫大圣從石頭里跳出來了,追隨著唐三藏去西天取經歸來了。傳說中的許多神秘石門,它開啟了,讓窮苦人得到金銀財寶,它關閉了,把毒辣貪婪的富人埋葬了。

是!石頭的無限情思,是人類發展的過程中的開拓者和塑造者。人們總是賦予石頭以無限的情思,并以其內質的力來塑造和幫助著人類。正是石頭的豐富多樣,在自然界生活的五彩繽紛花園里,人們才說,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也沒有兩塊完全相同的石頭。而在大自然的每一塊站立著的石頭都有自己的高度,都有自己的性格,都有自己的靈魂。而在人類的各種各樣性格中,就有一種石頭般的東西使人們處處得以感知。石頭的骨頭最硬。要想讓一塊石頭彎腰、屈膝,除非把它折斷、砸碎。即使把它折斷、砸碎了,每一塊被折斷、被砸碎了的石頭也不會彎腰、屈膝。這便是人們所說的剛正、頑強、倔強、堅毅、骨氣……但在萬千的石頭種類中,它也不是一味地給人以冷酷堅硬感,也有色彩之絢爛的簡直令人傾倒。如壽山石,它集天地之靈氣,匯萬物之神色,質地柔軟,易于雕篆,是石雕的上等好材料。如大理石,有的青色的豪放如金戈鐵馬;有的紅色的熱情像一團火燃得正旺的火焰;有的白色的簡直就是一團團白云在陽光下浮動。如玉石,是硬的、潤的、少的、美的原素,被混沌自然、籠罩在天地人鬼神世界的先人們附以了想象,崇拜、祈佑、納福、接神、驅魔、豐收、辟疆,乃至傳代,先人好似找到了安全的依靠,尋覓到了精神的寄托。石頭到雕刻的過程,證明著人類物質發展、思想發展的探索過程,是原始走向現代、自力走向外力、實用走向文化、貧窮走向財富、物質走向精神的過程,也是人類實現發現自然、挖掘自然、提升自然,直至改變自然的夢想過程。正是藝人們將其原坯予以反復揣摸,就其色,扣其紋,貼其型,匠心獨運,量身剪裁,直雕遴出盡善盡美的上珍之品,奉獻給天地人間。

是!石頭的恪盡職守,是人類和人類文明最忠誠的保護者。在石頭的歷史長河里,它真誠地服務于人類,不但是人類的開拓的支持者,它也是人類文明的神圣保護者,著名的西安碑林,陳列漢至清代的各種石碑、墓志二千余件,與曲阜孔廟碑林和泰山岱廟碑林合稱為中國三大碑林。在“碑林”里,石頭的肉身是不朽的。文字與一段歷史或文化都刻在石上,文字與歷史與文化也因而變得不朽。浩若煙海的文字被鐫刻在兩千三百余塊的石碑上。然而這些石碑還只不過是我國到處可見的石碑的一小部分。若把凡雕刻了字的石頭都算進來,包括摩崖石刻,那就更加多的無法其數了。古人云:“書竹帛,或邪見而毀滅,或瀑水而漂溺,或兵火而焚熱,或時久而蠹爛”故而“字從石者取其堅固而久也”。古人們,今人們,都是因了石頭之堅固,善久存,便把歷史鐫刻在它的身上,為后人留下內容浩繁的大千石書。其實,在那很長沒有文字的年代里,石頭也為后人們記載了厚重的歷史。那些始祖鳥、蕨類植物、恐龍、劍齒虎、腫骨廘等等化石,嵌在厚實堅硬的石頭層里,為我們保藏著一個久遠的神秘時代。甚至連我們的老祖先也把他們自己變成了石頭——人類化石,為他們的后代留下了自己的真實形象?梢哉f,在我國的石頭上,就寫著一部中華民族光輝燦爛的文明發展歷史?在全世界的石頭上,也記載著整個世界的驚天動地文明發展史!

是!石頭的靈性友愛,是自然世界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典范。無論在山上,還是在地下,就有無數的石頭一塊一塊的緊挨著,依偎著,愛戀著,相聚著。千萬塊石相擁著擠在一起,一“擠”就是億萬年,且“擠”出了石頭的個性與靈魂。在石頭的家族中,它們面對著,凝視著,傾聽著,愛戀著,相互間成了知心朋友,無話不談,一談就談了億萬年;它們默默相守、相親相愛,相伴相隨,一擁抱就擁抱到一億年也不分開。人們也許傳問,石頭啊石頭,你們擠在一起,你們都被擠疼了嗎?你們默默相守、娓娓而談,都談了些什么呢?你們擁抱在一起,不離不棄,是為的什么呢?雖然我們不可能聽懂,也不可能看到,更不可能一一弄明白。其實,聽不懂、看不著,不明白都沒關系,因為石頭并不是說給人聽的,更不是做給人看的,而石頭是說給石頭聽的,石頭是做給石頭看的,每一塊石頭的心里頭都特別明白。在過去,石頭之間是沒有人能一一分得出它們之間的區別的,也沒有人能都認識它們,但它們自己互相之間都認識。正因為其相識、相知、相愛,使得它們總是最團結。只要千千萬萬塊石肩并著肩、手拉著手,只要眾多石頭緊緊擁抱在一起,既便是再狂的風也吹不動它,再大的雨也沖不垮的它。且每一塊富有靈性的石頭,就象一朵花一樣,都有自己的心。不同的是,花變化無窮,花開花落,花盛花衰。而一塊石頭,幾萬年前甚至幾億年前,它就是一塊石頭,再過幾萬年甚至幾億年,它仍然是一塊石頭。石頭的心是實實在在的,是永世不變的,但任何一塊石頭都有它自己的呼吸,都有它自己的感情,都咀嚼著一段歲月,都蘊藏著一部歷史,都是一個會思考卻沉默不語的大自然精靈。當然一個人與每一塊石原本是沒什么關系,人不認識石頭,石頭也不認識人?捎徐`性的石頭,總是與人有著緣。人若喜歡上一塊石頭,人就會認識石頭,石頭也會認識人;人在默默地凝望著石頭時,石頭也在深情地凝望著人。當人用手捧起一塊石頭,人的呼吸自然就與這石頭的呼吸悄悄連通,人的脈搏便與這石頭的脈搏一起跳動。若人瞇起眼睛,把這塊石頭端莊地放在眼前,盡情凝思,石頭便會漸漸魔幻般的變大,或成一塊巨大的巖石,或成一座挺拔的高山。

是!石頭的平凡普通,是大千世界最寶貴的自然財富。就是它,平凡普通的石頭,隨處可見,隨遇而安;就是它平凡而又偉大,普通而又美麗。在自然界里,它風雨不摧,千姿百態;就是它壯烈剛毅,寧折不彎、寧碎不屈。在它的身上具有許許多多高貴的品格,凝聚著人類自然物質和精神的豐厚碩果。也許它們或高或低,或貴或賤,但每一塊石頭都有它自己的位置,前者并不因此而洋洋得意,后者并不因此而滿腹哀怨;或許巨石是石,碎石也是石;美石是石,丑石也是石;柱頂石是石,鋪路石也是石;高高山巔上的石是石,深深谷底下的石也是石;秀美山水間的石是石,荒涼大漠里的石也是石;雄偉金字塔上的石是石,小小石橋上的石也是石……不管在什么地方,石頭永遠都是石頭,它從不改變自己的本色。有的石頭巨大,有的石頭矮;有的石頭位居高處,有的石頭常蹲在陰暗低下的角落;有的石頭被砌成皇宮寶殿,有的石頭被壘成鄉間農舍;有的石關被刻成的石碑,有的石被鋪成山野小路……但它們始終默默地為大自然和人類辛勤的服務,從不哀怨,絕不后悔。

石頭!自然實在,樸實無華。石頭沒有黃金白銀那耀眼的光芒,也沒有美玉翡翠那華麗的外衣;石頭之美,美得自在,美得真實,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留給人間,始終表里如一。正如宋朝詩人陸游說:“花如解笑還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名山上的石頭容易被發現,也容易出名,成為名石,讓天下人仰慕,如黃山的“飛來石”、泰山的“探海石”。而藏在千萬重無名深山里的石頭,多少億年也不曾被發現,沒有一個人甚至沒有一只鳥兒知道它們。有的還被深深埋在漆黑的山底下,見不到陽光藍天,更得不到畫家、詩人、攝影家的青睞。而用自己的身子支撐著這千千萬萬座大山的,正是這億億萬萬塊默默無聞的石頭。有的石年輕,有的石已經老了,看看那些石上的皺紋,很多是歲月的巨手雕刻出來的。輕輕撫摸著它們,仿佛觸摸到了億萬年前的風風雨雨及那一縷縷還十分年輕的晨光。

石頭!謙遜敦厚,雅致沉靜。石頭生于天地之間,集大自然的靈氣,聚日月之精華,造化出它質樸的外表和豐富的內涵。石頭以寬厚的身軀,承載著大地,承載著生命。石頭謙遜包容,甘居低位,甘當基石。石頭沒有花草之妖嬈,沒有樹木之嫵媚;但石頭卻有敦厚高雅之美,美得雅致,美得沉靜。就像清代賞石家趙爾豐所說:“石體堅貞,不以柔媚悅人,孤高介節,君子也,吾當以為師;石性沉靜,不喜隨波逐流,扣之潤溫純粹,良士也,吾將與為友!

石頭!堅強不屈,俊偉剛毅。石頭在面對雷電風雪,日曬雨淋,卻從不屈服,從不低頭,從不妥協。風霜雨雪,滄海桑田,鑄就了它他堅硬的品質;身可折,心可碎,但不彎曲,不變形,永遠以其錚錚硬骨傲立天地之間。石頭陽剛之美,美得堅貞,美得永恒。宛如著名民主人士沈鈞儒先生所賦詩而贊:“吾生獨愛石,謂之取其堅……”。明代詩人于謙的《石灰吟》:“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石頭!樂于奉獻,無怨無悔。始終堅硬、執著,千萬年來,經歷風吹日曬、霜打雨淋,不論是散落在戈壁沙灘,還是成為建筑的根基;不論是在做小小的鋪路石料,還是被人們稱作“玉”而價值連城,石頭都本色如故。不論“人為”的地位高低,為社會做的貢獻大小,從不炫耀,默默地按照人們的意愿發“光”發“熱”;即便是成為“玉”,也仍然在如實地體現著“人生”的價值。石頭求于人甚少,予于人甚多。石頭既能甘做鋪路石,也能勇當“擎天柱”,人間一切偉大與平凡,高貴與貧賤,都離不開你平凡而偉大,普通而美麗的石頭。然而,石頭始終不講回報,只講奉獻,不計得失,只計成碩,默默無聲,無怨無悔。正如有一首歌《我是一顆小小的石頭》喝道:我是一顆小小的石頭/緊緊的靠在泥土之中/我是一顆小小的石頭/深深的埋在泥土之中/我愿鋪起一片五彩的路/讓人們親親密密一片歡樂……

是!天地間的每一塊石頭,都是一個會思考卻沉默不語的大自然精靈,它們都有自己的呼吸,都有自己的感情,都咀嚼著一段歲月,都蘊藏著一部歷史。難怪大詩人陸游在《閑居自述》一詩中的慨嘆:“花若解語還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也難怪有人專著記錄自己與石為友,以石為師。雖然石頭是靜止的物,人們卻真誠地尊其為師,一眼千年,實現心靈和思維穿越,與遠去的時代對話、暢談、論道、請教、切磋,以感悟人生真諦,升華人生境界,品味物的文化、思想、心意、情感等精神,形成與建立獨自的人生哲學,并賦予不完的動感去點亮有限的人生;雖然石頭是無語的物,人們卻和其成為知音,發現其內心,聽懂石頭的心語,發掘石頭的豐厚內蘊,自覺不自覺地形成戀物的癖好,戀得絕對不是物的本身,而是物所給人們帶來的東西,如:物承載的情懷、隱藏的寓意、潛在的底蘊等等內涵,是隱藏于物的外表之下的更深層次,更重要的東西。當人們相識、相知、相愛石頭后,一塊石頭已不是一塊石頭,雖其不能言,但其更可人了,你說不是嗎!石頭自誕生一刻起,它就擁有了自己的生命,它就演繹著自己的故事。它擁有長遠于人的壽命,它自然地就見證了滄海桑田的變遷,也靜觀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假如大自然的世界里,每一塊石頭都能“通靈”普世,那么家喻戶曉,百世流芳的“石頭記”又豈止是一部《紅樓夢》呢?所以,虔誠的的許多人都以石為師,以石為友,人們不單是為細讀一塊石頭,而是在細讀一個生命的獨立個體,在品讀著自己獨特的人生旅程呢!

是!正因為此,也就不難怪人們是那么喜愛石頭的緣故了。在石頭讓人品讀,讓人惠澤,讓人珍藏,讓人景仰,讓人敬畏的過程中,在大自然世界的蕓蕓眾生中,作為人類的我們,雖然都是自然世界的過客,但由于世代的傳承,不也從中省悟出中華民族上下5000年,許許多多有關石頭的民間傳說和神話故事,這不正是謳歌我們的民族之魂么?不正是一部史詩般的征服自然、征服邪惡的民族之魂么?不正是一種超越昨天,超越自我的民族之魂么?而正是這種民族精神之魂,讓我們每個活在世間的人們,都能像石頭那樣醒著,擦拭去過往所蒙上的塵垢,閃現出原本的光彩,成為那一朵朵絢麗的云彩,馱著通靈之石飛向美麗的未來!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
24小时极速11选5走势图 新城控股股票今日股 中超直播360 上证50指数代码是 下载大嘴棋牌刨幺 大王来捕鱼红包版下载 德甲和意甲哪个厉害 东北麻将单机 网络赚钱手机 3d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今天股票有开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