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趣史 > 正文

600年前一傳奇女人,輔佐三代帝王

2020-03-18    名人趣史    【本頁移動版】

自古以來,就有“牝雞司晨”之說,母雞在拂曉時分像公雞一樣打鳴,在封建朝代該詞常用來暗喻女人篡權亂世。由于古代信奉女子無才便是德,所以,婦女受教育程度很低,往往眼界狹窄,常常作出禍亂世間、擾亂社會的政策。所以,那時候的人們認為女子當政是兇禍之兆。

自漢唐以后各朝各代都對女子干政諱莫如深,而明朝尤甚。因對,漢高祖的呂后,唐朝的楊貴妃引起的宮闈之亂忌諱莫深,避如蛇蝎,明朝堅決禁止后宮干政。明太祖朱元璋甚至把“皇后以及后宮婦人,出了宮門后的事務都不得干預”這條言誡寫入了《皇明組訓》中,所以,明朝鮮有后宮女子干政的局面。

但是,事情無絕對,明朝就有這么一個特殊的人物:明仁宗張皇后。張氏為指揮使張麒之女,明太祖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朱高熾被立為燕王世子,同時封張氏為燕世子妃。

這位強悍的女子與那些禍亂宮闈的“女禍”不同,她的兒子明宣宗在遺詔中清清楚楚的寫明了:“國家大事都要稟報太后,太后做出決策之后才能施行!边@道遺詔也讓張氏能以太皇太后的身份,名正言順毫無爭議的協助年輕的皇帝對國家大事進行建議決斷。

而在她治理的大明朝下,百姓鮮少有衣食之患,天下可謂是太平盛世。

早在還是太子妃時的張皇后就表現出了堪比男子心智的手段和謀略,張氏夫君明仁宗朱高熾當時還是太子的時候因過于肥胖曾讓其父永樂皇帝朱棣大感惱火,為了讓朱高熾瘦下來,甚至,勒令他絕食減肥。那時還是太子妃的張氏沒有像其他的側妃侍妾一樣在一旁哭哭啼啼束手無策,而是一邊為朱高熾偷偷送去食物,一邊每天畢恭畢敬的為朱棣親手做羹湯。

最后,感動了一向鐵心腸的朱棣并讓朱棣親口贊揚她說出:“這是個好媳婦,以后會使家庭興旺”的話。也正是這句話,才使當時被朱棣多方嫌棄的朱高熾其太子之位穩固下來。

朱高熾即位之后,用人行政算的上是一代英主,可惜明仁宗朱高熾只在位十個月就英年早逝了,張氏親生骨肉朱瞻基即位,張氏從太子妃變成了太后。朱瞻基作為張氏嫡孫對張氏極為孝順,對她提的意見極為重視,很多軍國大事,都會詢問她的意見。

歷史上對明宣宗褒貶不一,對明宣宗甚至有一個“蟋蟀天子”的稱號。朱瞻基繼位時候畢竟年輕,對很多事情充滿好奇。他喜歡捶丸繪畫逗蛐蛐,也對書法精研厚鉆,多才多藝。甚至,有其祖父風采,御駕親征,大勝而歸。

年輕的明宣宗朱瞻基正處在一個精力旺盛,好奇心極重的年紀,雖然,處理政務早已有模有樣,但是,還是需要旁人時時規勸,常常引導。這時,張太后的作用就顯現出來了。張太后常常帶他微服私訪,親耳聽到農家俚語,品嘗百姓們吃的野蔬粗糧,并且,教導他“當知之此田家味!

受張太后這些年帶他親身體驗百姓疾苦的所賜,明宣宗后來大量廢除嚴刑峻法,舉任賢才、輕徭薄賦更成了他十年來一直堅持的信念。明仁宗和明宣宗在任的統治時期也被后世稱為“仁宣之治”?上,朱瞻基在位十年后,也離世了。

新帝成了明宣宗之子朱祁鎮,張太后升級成了太皇太后。

明英宗過早即位,字都認不全的年紀當然無力處理這些國家大事,自然,處理這些政事的重擔只能壓在當時的太皇太后張氏肩頭上。張氏卻不像漢呂后唐朝武則天一樣專政獨斷,相反,即使明宣宗在在遺詔中讓張氏參與政務,她仍然拒絕了眾位大臣請她“垂簾聽政”的建議。

明英宗雖然小時候也被贊神采英毅,明宣宗也對其期望甚高,可是,過早成為皇帝,也使明英宗所受到的教育缺失,即使后來年長,寫字仍然不怎么齊整。

身為幼年即位的皇帝,小小年紀就有太多的事等著明英宗去做。在這種情況下,面對這么一位特殊的小皇帝,宦官自然就有機可乘。

明英宗對宦官王振信任有加,張太皇太后則對這個宦官非常防備。有一天,這位鐵腕女人命宮女拿著利刃當著明英宗的面架在王振的脖子上,并且,恐嚇他:不準越權對國事橫加干預,王振因此被嚇得不輕?梢哉f,張氏在世時,他絲毫不敢有任何妄動。

正統七年十月,張氏病重,召楊士奇、楊溥入宮,命宦官詢問國家還有什么大事沒有辦。楊士奇提出了三件事:

其一,建庶人(建文帝朱允炆)雖死,但應當編修實錄。

其二,太宗曾下詔凡收藏方孝孺諸臣遺書者死,這條禁令應當解除。

第三件事還未來得及上奏,張氏就已經崩逝。

可惜,張太皇太后最后還是離開了人世,她一死,這位宦官王振就按捺不住自己的野心開始蠢蠢欲動了。隨著“三楊”等內閣老臣漸漸離世,明英宗被王振攛掇著親自征戰沙場討伐侵犯邊疆的瓦剌士兵,最后被瓦剌所俘。

在查繼佐的《罪惟錄》中曾這樣說道:

誠孝整齊三朝,為妃,善太子失歡;為后為太后,知人,亦具稟可。雖仁宣令主,贊輔特勤。為太皇太后,卵翼至尊最弱,逆監振屏氣。先朝內政修已稱媲美,后所處特殊,得聞平決外朝,實關至計。至于嚴外戚惠安,不使干預;謝垂簾之請,專任閣議,凜持祖訓,故坤德無與比。倘垂簾例開,他日昭圣得自行其意,而二齡挾寵,適當武廟豹房之日,天下事尚忍言哉!

嗟一振帝翼之為虎,后視之如雛,使長視得見正統之十四年,可無土木之變。

可以說,大明朝的鼎盛時期伴隨著張氏的死亡也徹底結束,這位為大明操了一輩子心的女人,仍然沒有挽回明朝衰敗的頹勢。

張氏作為舊時代一介女流,除了本職所在輔佐自己的夫君明仁宗,教導自己的兒輩、孫輩,并管理偌大的后宮外,還能極力支持丈夫、兒子、孫子建功立業,治理國家,實在是一件極其不容易的事情。后人對她盛贊,并奉她為女流中的堯舜,這并不是有意夸大美化,而是張太皇太后所作出的貢獻和成就當的起這一美名。

而明朝的滅亡,則迎接了一個更舊時代的到來,是非成敗,轉頭成空。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
24小时极速11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计划手机软件下 普通人如何理财抗通胀 贵州省11选五任五遗漏 1950的时时彩平台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查询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 融资炒股最惨的人 河内五分彩走势图怎么分析 快乐吧网站平台 2019上证指数查询